关于我们MORE

关于我们

深圳鑫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节能机电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长期致力于低能耗的工业园及节能商业综合体的规划设计和能源管理投资服务;一直专注 ...

特别关注

618 落幕,下沉市场布局正当时

关键词:618 落幕,下沉市场布局正当时

日期:2020-06-30文章来源:互联网
我要分享

在此次618中,网红带货表现不俗,但是能成为头部网红的人毕竟在少数,不是每个企业都适合走这条路。还有其他的方法吗?本文从四个方面给我们介绍了另一条路——下沉市场,希望对你有帮助。

京东18天累计下单金额 2692 亿,天猫则高达 6982 亿元。本来是京东的店庆,这次反而是6成人首选淘宝天猫——618期间35岁人群占据主流,大批后浪仍在快速涌入。

淘宝直播平台共诞生15个破亿直播间,甚至线下门店导购也加入直播大军,周黑鸭51万只鸭子一秒抢光。做了直通车和猜你喜欢预热的商家,直播效果好很多;直播中,超级推荐或钻石展位再做二次收口,转化率更好。

京东直播联合了快手、抖音、B站、微博等20余个平台展开全域连麦,湖南卫视拼多多618超拼夜直播三个小时,收视一路领跑,创下六网第一!

表面看起来,淘宝天猫推广手段逐渐以直播为核心,万物可直播、人人可直播趋势越来越明显,真是这样吗?甚至很多人说直播带货是过去的电视购物,但电视购物为何成为过街老鼠?

假冒的产品、虚假专家代言、混乱价格体系都是顽疾,信任完全丧失,所以电视购物陨落了!

今天的直播带货和电视购物有很大区别,最主要是有互动了,有用户参与了,娱乐感强,相互监督,信任感更强;网红也会珍惜自己的羽毛,甚至自己都要懂选品。

和电视购物相比,直播带货价格更有竞争力,甚至像低价促销,所以议价能力+选品能力+网红IP构成了头部主播的核心竞争力。

另外,人设也变得更重要,网红的人格魅力=颜值形象+个性能力+表达风格,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不是谁都可以成为头部网红的。

好了,总结完618,看完熙熙攘攘网红带货,很多人就问:难道就这一条路可以走?企业如何布局自己的生态位战略?

“生态位”的本质不是一个位置,而是一种生存的要素,源于生态学的生态位理论;其含义是错开生态位,是生物进化的一种自然规律。

例如:鸟在天上飞,鱼在水中游,兽在地上跑;有的动物白天活动,有的动物夜间捕食;有食肉动物,也有食草动物;有的吃鲜肉,有的吃腐肉,有的吃骨头等等。

其实社交电商仍然大有机会,阿里上半年强势广淘小铺;京东则京喜日均订单量超过700万单,S2B2C为核心的芬香社交电商平台已经拥有数万的小B推广会员,覆盖了数百万微信用户,DAU达数十万,月GMV超5000万元;小米强势推出精品会员电商“有品有鱼”,可以享受自购省钱、分享赚钱。

今年618前夕发生几件大事,尽管京东再次回归香港上市,但拼多多市值曾一度超过京东,用户数直逼阿里;另外美团虽然又进入亏损模式,但市值逆势上扬,超过10000亿,成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代替BAT,成就了ATM时代。

拼多多聚焦于下沉市场和社交裂变,而美团聚焦于生活服务类,如果这两个结合会不会有化学反应呢?

这些年下沉市场很火,社交电商也很火,今年新冠是最大黑天鹅,经历了武汉、东北之后,现在北京又全力防疫,疫情仍在反复中。

在2020这一年,很多人说能活下来就是赚了,但危和机总是并存,未来企业如何审时度势,和巨头错位竞争,布局自己的下沉市场生态位战略呢?

下沉市场是相对于一二线市场而言,确切说是中国三四五线城市,人口大约有10亿,相当于3个美国人口,分布在中国97%土地上,以小镇青年和银发老人为主。

这些年一线城市年轻人不堪重负,有不少逃离北上广,乃至出现了新世相《逃离北上广》营销活动,引发很多热议和参与。

下沉市场房价低,买房一次性支付很常见,无太多房贷压力。虽然收入比不上一二线,但可支配收入很高,收入增速从2016年就已经超过一二线。

今年疫情之下,对于失业的一二线的青年来说压力非常大,信用卡违约和房贷断供已经有很大增幅。

另外下沉市场用户除了有钱,还有闲:上班通勤时间20分钟左右,没有一二线经常加班现象,大量的时间可以娱乐、聚餐、游戏、手机聊天,各种娱乐APP付费率明显高于一二线。

下沉市场圈子小,熟人经济,很容易做用户裂变。拼多多、趣头条,加上下沉市场用户占便宜心理明显,所以稍微投入些活动经费,效果就非常明显,投产比高于一二线。

有些人也比喻为“一二线没有韭菜了,只能去三四线去割了”,无论如何,下沉市场明显比一二线更加蓝海。

史玉柱曾说:“真正的最大市场是在下面,不是在上面”;中国的市场是金字塔形的,越往下越大,当年脑白金就是从江阴开始做的。

在2020年疫情当下,下沉市场外来人口少,交通不发达反而成了某种意义的优势。病例少,疫情复发概率小,这里已经率先实现复工复产,这种情况和武汉、北京不可同日而语。

经济学家何帆曾说:大趋势由小趋势演变而来,小趋势往往来自三个地方:底层社会、边缘地带、年轻人群,我更愿意将他对应为下沉市场、生活服务类、小镇青年。

巨头总是聚焦于实物商品,毕竟实物商品多是标品,工厂流水线可保证短时间大量生产,一个餐厅就很难保证第二天供应量翻倍。

再加上中国物流发达,尤其在一二线密度大,物流成本低,对于巨头来说,一二线是肥肉。

另外,网红带货更喜欢标品,非标品退货率高,也影响网红口碑。所以就出现了:标准化商品火热,服务类的相对冷清。

别忘了服务业已经达到GDP的54.5%,今年中国已经是服务经济;疫情对服务类冲击也最大——因为生活服务大多必须是线下消费,如理发。

下沉市场更大的机遇在生活服务类——毕竟实物商品可以通过物流覆盖全中国,而生活服务类本地化特征非常明显,三四线小镇青年也更喜欢聚餐,物价也比一二线低很多;一顿火锅甚至不足百元,所以更加高频。

但美团饿了么在三四线收益差很多,因为商户更分散,消费频次低、物流成本大,甚至骑手都不够用。

三四线商家老顾客很多,甚至赊账也常见,自然流量基本可以支撑一个店,商家不愿意和大平台再去分佣、付广告费。

美团模式很适合一二线,搜索电商是海量商家+海量SKU+海量骑手,搜索很适合白领快节奏的消费特点,但用搜索模式做下沉市场生活服务类赚钱难度很大。

下沉市场圈子小,消费同质化+品质化并存,更适合的是爆品模式:一个商家聚焦于一两个SKU、精选商家+精选爆品+超高性价比,做到聚焦再聚焦,很容易引爆一个城。弱化店铺,突出产品,比如海鲜套餐,引发到店消费——因为三四线通勤距离短,到店更加容易。

下沉市场商家更多是本地品牌,大品牌很难下沉,用户用户密度低、大品牌标准化运营成本更高,就好像在四线城市看到如家、海底捞概率明显少很多,麦当劳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大平台都已经进入大数据的千人千面模式,做到了精确推荐营销,天猫、京东乃至美团也是如此,这套打法用在下沉市场可行吗?

瑞幸虽然在资本市场遇到危机,但在中国营销史上可以载入史册,用社交裂变的模式在办公室的熟人圈里,让更多人喝了人生一杯咖啡。

老用户裂变新用户,可以通过分销+拼团模式,社团拼购发挥空间很大,广场舞大妈也随处可见。加上三四线用户爱拍爱炫特点,给予利益刺激,裂变更快,如果懂点社群营销,裂变就更快了。

下沉市场用户大家手机APP一般不超过20个,大平台想推广自己APP预装何其难。微信的使用占据大量时间,在三四线微信支付也明显高于支付宝,微信红利的在三四线非常明显。

当年拼多多就是看中支付宝用户3亿,而微信用户10亿,中间7亿只用微信,不用支付宝,这就是红利。而这些人就在下沉市场,目前这样红利依然在:

中国一些农民仍然有些不会用微信,微信的新增用户现在也主要来自下沉市场甚至边远山区。

产品要爆,加上关系裂变更爆,商家可以给予更多人佣金刺激,三四线裂变快,拼多多三年就上市了,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三四线,本来就有良好的生态,一个完美闭环的生态,但因为没有技术赋能,所以没有形成很好的发力点。

既然在实物商品可以有了天猫京东,在下沉市场有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生活服务领域当然存在类似拼多多的机会。

下沉市场有商户,他们不喜欢大平台;下沉市场有消费者,他们可支配收入更高,爱吃爱玩爱大牌。

下沉市场同样存在大量的网红,他们是内容创作者,他们没有MCN包装,他们急需变现,尤其是本地化变现。

他们创意十足,流量惊人,快手里大量网红来自三四线,以东北网红最突出,二人转盛行的区域天生带喜感;三四线同样存在大量的家庭主妇,宝妈们可以做分享达人,做KOC,加入裂变大军,助推爆品。

如上的四个新,单独去看好像都不怎么新,但进行跨界组合,杀伤力就很大,敏锐的互联网创业者已经发现了这个机遇。

比如和记牛鼎鲜2000个优惠套餐名额,上线2小时被一抢而空,只选取牛身上最优质的30%牛肉,仅售38元。该团队的产品助力商户累计引导到店7000+人次,覆盖人群10万+,累计营收金额30万+,会员转化500+人次,月度营业额同比增长65%。

传统社交电商都有399的礼包门槛,很容易掉入拉人头的传销泥潭中。当年云集也未能幸免,而这个产品完全没有这个门槛——人人无门槛成为推手,随着第二波大量广告的投放,再次巩固用户心智和市场地位。

当然,这个案例只是缩影,在疫情当下,不少企业的战略发生重大调整——数字化加速了,但门槛也依然很高。

不少创业者活在生死边缘,战略更加短视。一个小趋势意味着一个一个风口出现,但很短暂,赚钱永远属于第一波!

当下我更看好数字OMO机遇、下沉市场、教育和医疗板块、生活服务、社交裂变等机遇,当然它们之间也有很多组合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