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MORE

关于我们

深圳鑫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节能机电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长期致力于低能耗的工业园及节能商业综合体的规划设计和能源管理投资服务;一直专注 ...

特别关注

欧盟防火墙即将上马,欲扶植本土互联网企业,防美国入侵网络主权

关键词:欧盟防火墙即将上马,欲扶植本土互联网企业,

日期:2020-07-08文章来源:互联网
我要分享

自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公投确定脱欧之后,去全球化、加强区域化的趋势已经从政治、经济、贸易等实体领域向虚拟空间蔓延。

继6月底印度突然宣布将禁用中国近60款各类手机应用之后,在世界岛的另一端,一向标榜公开、自由的欧洲也准备关上自己的大门。

作为冯·德莱恩领导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在未来五年内力推的欧盟数字战略中最核心的一环,《数字服务法案》的立法工作早在今年2月便已开始准备。该法案的主要蓝本和参考建议则来自于一份名为《数字服务新发展趋势》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由德国汉堡的咨询公司Future Candy应欧盟委员会内部市场和消费者保护委员会的要求而撰写。

6月2日,欧盟官方宣布开启《数字服务法案》的公众意见征询期。虽说欧洲议会从来不以立法效率高企而著称,但是随着德国自7月1日起开始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这一套数字领域组合拳的落实确实正在加速。

除了老调重弹的“推动建立5G、6G基础设施建设”,该法案还主张欧洲需要建立独立自主的、基于数据和创新的欧洲数字生态系统,而其中最引发争议的内容就是要建立与欧盟政治价值观配套的网络防火墙。

欧洲网络防火墙的首要功用是屏蔽那些来自第三方国家的涉嫌纵容或支持非法行动的服务。具体到实践层面,如果以脸书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或平台不遵守要求删除仇恨言论的相关法规,该部分内容将被直接屏蔽。也就是说,这个过滤系统不会从内部阻止欧洲民众使用第三方国家软件,但会从外部干涉民众使用过程中浏览的内容。

推出新《数字服务法案》的动机之一,是在互联网兴起大潮中欧洲国家原有的旨在维护网络社会伦理和公共安全的法律,在新媒体大潮面前已显得过时。以德国为例,目前通用的《电信媒体法》明确了两个核心原则,即网络服务商仅在知情情况下才需为此负责,以及国家政府无权力监控服务器中储存或传输的内容。但是这一免责原则正在遭到基于虚拟主机的儿童色情、枪支贩卖、恐怖主义行动和盗版内容的不断挑战。事实上,德国《电信媒体法》是基于《电子商务指令》而制定,仅从“电子商务”这个老掉牙的名字就能知道,该法案的制定者并未能预料到社交媒体的崛起。

在新的报告的建议当中,网络防火墙是欧盟长期发展的关键之一,欧盟应当在2025年至2030年间建成这堵墙。

考虑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前德国防长冯·德莱恩以及欧洲议会第一大党欧洲人民党领袖曼弗雷德·韦伯的德国三驾马车,权力正在德国化的欧盟无疑将在下半年加速推进《数字服务法案》,预计今年年底之前欧盟防火墙以及内容监管机制的细节将会陆续出台。

新冠疫情爆发后,欧盟网络信息污染问题进一步放大,成为“权势滔天”的德国帮之外又一个推动欧盟数字进程和防火墙提议的力量。

3月24日,英国著名小报《每日星报》一篇《5G:新冠病毒促进剂》的文章便以“意大利新冠重灾区之所以在伦巴第大区,是因为该大区经济发达、5G基站最多”为由将5G与新冠病毒传播联系在一起。之后该理论便在英国社交媒体上大肆传播,并导致4月5日利物浦、伯明翰等地5G基站被纵火破坏。

一个星期之后,谣言迅速飘洋过海在荷兰广泛流传。4月10日至11日,荷兰鹿特丹、格罗宁根也发生5G基站被破坏的行为。

除了反智的5G传播论之外,“儿童是新冠传播者,因此学校停课将扩大传播”、“德国死亡率太低是因为德国隐瞒死亡数据”等阴谋论也一度在社交媒体上甚嚣尘上。这对于互联网产业并不发达、缺乏形形色色自媒体真假消息历练、且没有完善的网络内容监管的欧洲人来说,都是影响欧盟内部团结以及进一步控制疫情的隐患。

网络防火墙所依托的技术平台欧洲云,则在防火墙引发的信息自由、保护欧洲价值观的的争议中添加了安全和经济利益的维度。

在疫情刚刚爆发的3月,不得不采用视频网络会议形式的欧盟领导人和卫生部长会议甚至一度爆出因技术故障而延迟15分钟。其中的关键问题便是不愿采用Skype、Microsoft Teams等常用软件系统的欧洲人对于本国软件并不熟悉,例如默克尔和国内各联邦州州长会议时就采用了本土并不知名的DE-CIX服务。至于已经脱欧且势单力孤的英国人则直接投降,选择了美国的视频会议软件商Zoom。

欧洲人惊讶地发现,无论是网络视频会议和实时通讯的技术提供商,还是企业各业务迁移至云端时的云服务商,无一例外全部来自于大洋彼岸的美国。

这也意味着,欧洲企业的核心数据或多或少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中。虽然欧盟根据2018年通过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已经明确了数据服务器必须设立在以爱尔兰为代表的欧盟境内,但是同年3月美国通过的《云法案》明确给予了华盛顿方面查阅任何美国企业运营的服务器上“不利于美国国家安全”数据的权力。

除了欧洲互联网门户大开导致的数字主权问题之外,科技领域这一块经济大蛋糕的丢失也令欧洲人感到不安。

虽然相较于疫情已经失控的美国而言,欧盟的疫情控制十分得力,但是欧洲人不得不面对的惨淡现实却是,欧盟最强势的各大高端制造业企业的业绩与资本市场表现不仅依然低迷,更是无法与疫情期间最大的赢家——亚马逊、谷歌、微软等科技企业相提并论。

大众集团的股价早已被体量无法同日而语的特斯拉远远甩在身后,而前者已经是欧陆营业收入最高的企业。即便是在疫情前一度将波音打得丢盔弃甲的空客集团,也因航空业的损失惨重而不得不裁员一万人以上,而本应完蛋的波音却在美国开启印钞机之后迎来了股价的暴涨。

面对主权和经济层面的双重损失,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国家痛定思痛,谋求绝地反击。6月底德国联邦政府公布的轮值主席国计划中,柏林方面就正式公布了欧洲云的具体细节。这一又被称为Gaia-X的欧洲云服务将作为平台、依托PaaS(平台即服务)的概念整合欧盟范围内的云服务提供商。

前文所述那份决定性报告《数字服务新发展趋势》中,已将欧盟网络防火墙的对标标的明确定为中国的互联网防火墙。限制国际互联网服务,从而将国内的科技公司服务推向本国公民,被这份报告的撰写机构Future Candy视为成功经验和切入点,也是推动欧盟经济增长和创新的必经之路。

不过,欧盟网络防火墙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给欧洲科技企业带来政策倾斜性的竞争优势仍值得怀疑。

一个现实的问题便是来自内部的政治阻力和舆论压力。即便不考虑网络防火墙和内容审查机制必然引发的学术界和舆论界的反弹,就仅仅在欧盟委员会内部,类似通过人为制造障碍而创造竞争优势、甚至造成消费者可用的网络服务选择范围变小这一行为,都会遭到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的反对,她同时也是欧盟竞争事务专员。铁面无私的维斯塔格的天价罚单不仅丢给了谷歌和脸书这样的非欧盟企业,对有任何垄断倾向的企业也毫不手软,典型案例就是她于2019年2月禁止了阿尔斯通和西门子轨道交通业务合并以对抗中车集团的企划。

其实早在2011年5月,匈牙利便在欧盟理事会上提出过所谓“虚拟申根区边境”的提议,建议设立监管儿童色情、网络赌博等非法行为的审查机制。但最终也因为广泛的批评以及匈牙利在欧盟内部并不良好的名声而作罢。

即便是历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中权力最大的冯·德莱恩,在关于欧洲数字战略的演讲中也仅仅使用了“数字领域的欧洲方案”这一模棱两可的表述方式。

除了政治和舆论压力之外,欧盟防火墙在保护并促进欧洲科技企业上究竟有多少成效也存在疑问。毕竟两年前成为热门新闻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最后的落实情况也不过是在所有欧盟的网站上添加了一个“我已知晓网站使用Cookie”的鸡肋标签,而2016年就提出的5G覆盖计划直到今天也没有眉目。

语言文化割裂的碎片化市场、对于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新技术的排斥、传统实体产业的过度强势、对创投文化并不友好的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天然垄断属性的厌恶都是欧洲无法诞生科技巨头的重要内因。而树立一道人为的墙显然在短期内无法改变以上任一因素。

互联网产业对后入场者并不友好。即使是得到法国和德国政府大力支持的欧洲云Gaia-X项目,从2019年10月第一次提出到6月4日确定路线图也用了足足八个月的时间。根据计划,该项目正式上线更是要等到2022年,这些时间对于每年在云端研发上投资共计超过500亿美元的亚马逊、微软和谷歌而言,又意味着多少技术优势?

如果欧盟网络防火墙确实以立法形式被收录于《数字服务法案》中,依据计划最晚要在2030年方能构建完毕,而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一个诺基亚彻底倒下。

无论如何,欧洲在数字领域决定走自己的道路已成定势。正如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所言“我们不是中国,我们也不是美国,我们必须捍卫自己的数字利益”。

如果没有中国的网络防火墙,美国科技公司的规模现在会有多大?如果存在欧盟的网络防火墙,美国科技公司的规模现在又会有多小?

如今当全球化陷入停滞之时,这个问题下半部分的答案或许不会太远。(文/马克西 发自德国法兰克福 责编/权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