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MORE

关于我们

深圳鑫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节能机电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长期致力于低能耗的工业园及节能商业综合体的规划设计和能源管理投资服务;一直专注 ...

媒体报道

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公益平台间的“武力”较量

关键词: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公益平台间的“武

日期:2020-04-20文章来源:互联网
我要分享

4月14日,一则名为“水滴筹员工暴打脚踹轻松筹员工”的视频在网络流传开来,视频中旁边女子大喊“水滴筹打人啦”“别打了,别打了”。

4月15日,水滴筹在微博上回应:网传视频并不全面,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

水滴筹同时表示,近期,轻松筹团队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公开张贴“干死水滴筹”的攻击性标语,并且明确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线下连续发生数起双方纠纷和冲突事件。水滴筹多次呼吁良性竞争,但沟通无果。

在该条微博评论处,有网友发布一张带有“只要干不死水滴,就.....”的图片,还有网友认为“视频断章取义,没有前因后果,没法判断到底谁的错”。

然而,水滴筹关于“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的说法,被轻松筹方面否认。

轻松筹在声明中称,水滴筹所谓“经调查”为混淆视听,实为扫楼被举报,怀疑是轻松筹所为,故大打出手,蓄意报复。轻松筹在此严重声明,未对友商进行任何投诉。

声明中,轻松筹还提供了“水滴筹对轻松筹员工恐吓、调薪、主动挑起冲突的微信截图”。

此外,据陕西媒体报道,一爱心筹志愿者在帮助患者时,被水滴筹员工揪出病房威胁殴打。爱心筹西安地区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2019年9月进入西安市场,开展推广筹款业务时经常遇到水滴筹的同行,10月份以来有多位志愿者受到对方干扰,10月26日其还被对方拉到医院外的街道上打了一顿。

水滴筹与轻松筹线下业务人员之间爆发的冲突,揭开了网络互助领域打着公益的幌子引流赚钱的现实。

事实上,网络互助是一种原始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结合,利用互联网的信息撮合功能,会员之间通过协议承诺承担彼此的风险损失,为了避免了个体负担过重,约定单次互助金不超过若干元,并规避了偿付能力问题。

对于低收入和下沉城市人群来说,网络互助能显著缓解其在患大病时的医疗费用压力,以极低的参与门槛享受普惠式医疗。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网络互助发展专题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网络互助参与用户超2亿人,预计到2022年参与用户规模将达到4.85亿人。

三四线城市、月收入1万元以下的人群,是网络互助的主要参与者。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在2019年3月表示,平台76%的筹款用户、72%的捐款用户以及77%的互动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

这部分下沉人群,意味着无限的市场空间,吸引着互联网巨头涌入。2019年,京东、滴滴、苏宁、美团入场,与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一道争夺2亿用户。当网络互助领域的玩家日益增多时,彼此间在业务经营上也会分出强弱。最明显的表现是,2019年,水滴筹连续获近5亿元B轮融资与超10亿元C轮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而轻松筹则在去年12月传出迎来阳光保险8000万美元投资,估值3亿多美元的消息,若该消息属实,轻松筹估值较上轮融资估值已缩水25%。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在去年末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我们过得有点太顺。去年这时候全公司刚刚1000人出头,现在已经有5000多人,人员扩张迅速。水滴保险商城业务去年这时候一个月保费才卖不到2000万,到上个月总保费达到8.5亿,长期寿险卖了1.3亿,同比增速40多倍。

接近水滴保险的人向镭射财经表示,水滴保险方面注册用户约8000万,购买过保险的用户数在700万-800万之间(80%来自内部转化,20%来自外部流媒体及广告投放),转化率在10%上下。目前保险业务线每月促成保险交易额10亿元。

从不到2000万,到10亿元的保险成交额,商业保险成为网络互助公司变现的杀手锏:通过“公益”志愿服务建立流量池,将筛选出的意向用户引向平台提供的保险及其他健康服务,实现公益导流——商业卖保一条龙。

保险业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外界常常将这些公司视为公益性质。沈鹏在接受采访时坦承:“公众把我们当公益组织,是对我们比较大的误解”,“保险是我们公司的主线”,“现在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自保险业务,也有一些细分的广告位是卖体检、基因检测等”。

要知道,逐利才是这些网络互助领域的商业公司的共同追求。向用户推荐保险、挖掘转化注册用户数据,都不失为一条快速变现之路。但无论怎么操作,用户基数的扩大, 才是商业变现的流量基石。这时,遍布各地的地面推广(简称地推)人员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线上招聘网站显示,水滴筹、轻松筹均在招聘线下推广业务人员,要求在医院推广平台,维护与患者的关系,并助力公益活动,工资则为5千到8千不等。

轻松筹的招聘要求包括“在所在医院推广轻松筹平台,帮助患者在轻松筹上做网络发起,筹集资金,维护客户关系”“渠道拓展,参加并组织当地医院和公益组织公益活动,扩充品牌影响力”。水滴筹则提到,“在当地医院推广水滴筹平台,帮助患者使用水滴筹发起筹款,维护与患者的关系”“覆盖当地医院,搭建城市媒体,医护,异业人脉关系”“帮扶公益组织项目活动”。

推广人员“帮助患者发起筹款”的行为背后,是“基本工资+绩效/提成”的工资构成,这一点在去年11月梨视频发布的《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每单提成》视频(以下简称水滴筹视频)中体现出来。

水滴筹视频显示,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自称“志愿者”每天在医院“扫楼”,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地推人员在每次筹款中可获得最高150元的提成,业绩突出者可月入过万,但也面临每月最少35单的业绩要求。

就像驴子会追逐眼前的胡萝卜一样,高额提成/绩效的工资计算形式,势必引发地推人员劝说患者使用筹款平台的热情。在高工资的诱惑下,地推人员们人为降低审核门槛,将订单完成数量作为第一目标。水滴筹视频证实了这一点,“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然而,各地医院内的病人数量是有限的,当各大筹款平台都纷纷派出地推人员“帮助”患者时,只有抢占更多患者的推广人员,才有资格得到更多工资,减轻严厉考核机制带来的压力。结合平台招聘时对学历、工作类型的放宽限制,不难发现,高中乃至初中学历、正职乃至兼职,都可从事推广活动,在3千-4千底薪基础上,与同行“不择手段”抢客户,做“公益志愿”服务。

镭射财经相信,这也或许也是筹款平台之间冲突事件不断的原因。平台盈利需要用户数量持续增长,势必依赖线下推广人员,以高额提成引导其扩大订单完成量。而招聘门槛放宽的推广人员,在提成/绩效的激励下与同行争夺数量有限的医院患者,冲突也随之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