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MORE

关于我们

深圳鑫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节能机电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长期致力于低能耗的工业园及节能商业综合体的规划设计和能源管理投资服务;一直专注 ...

媒体报道

摄影记疫|刘瑾:餐桌上的一罐果酱与一场灾难同等重要

关键词:摄影记疫|刘瑾:餐桌上的一罐果酱与一场灾难

日期:2020-04-24文章来源:互联网
我要分享

有一种悲观的声音说:从此以后再无岁月静好;也有一种乐观的声音说:从此以后我们学会了共度时艰。这次新冠疫情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但也带来了足够多的思考时间和空间。作为一个长期用相机当做表达工具的人来说,以前很多时候是拍得比想得多,现在疫情把我带入一个想得多拍得少的时期。在这个自己擅长的表达领域中,以新闻热点为主线转变成了以日常生活为主线的拍摄记录方式,让我更深融地融入由新冠病毒而起的新闻事件中,从更多角度、细致入微地体会和记录这个对世界必将产生深远影响的大事件。

1月23日,距离春季还有两天,日本北海道海滨小城——小樽。我们一家四口常常会选在寒假开始的第二天出门旅游,不管目的地是国内还是国外,这样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开人流高峰,孩子们也对迅速从考试压力中释放出来感到很兴奋。今年,我们是1月17日离开上海的,出发的时候连新冠病毒这个名字都还没听说过,可到了日本没几天,各种关于新冠病毒爆发的资讯、新闻渐渐多了起来。在我拍下这张情侣亲吻照片的当天,武汉封城,而邻国日本的生活似乎还没受到影响。

三天以后,农历年初二,当我们在札幌机场候机的时候,看见忙碌的地勤人员已经戴上了防护口罩,但气氛还比较轻松。登机和上飞机以后并没有进行逐一的体温测查。

2020年1月26日,落地上海以后,明显感觉到国内的气氛更紧张一些。各航空公司机组人员都戴上了防护口罩,出海关前也已开始严密监测旅客体温。

2020年1月28日,旅行结束后回到上海,出门添购年货。政府强烈建议大家居家隔离,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出门都戴上口罩,超市也开始测量顾客体温。到处可见各个小区设立起监控岗位,严格控制人员往来带来的传播风险。没想到在此后的一两个月时间里,一周去一次超市采购成为我最远的活动范围。

为了减少被感染的几率,我也尽量少出门。每次去菜场都会路过一个路口,路边停了一辆很萌的小型挖掘机,全身用塑料薄膜包裹了起来,像穿了防护服一样。虽然已经过了原定的春节假期,因为疫情全国又统一延长了春节假。看来这俩挖掘机还要在这里停很长时间,我竟暗自庆幸,还好它的主人把它包裹得很好,开工的时候不至于坏掉。

2月9日,渐渐意识到离疫情结束似乎还有很长时间,因为之前没有长呆的打算,爸妈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返回成都。在机场安检处看着他们的背影,我默默为他们一路平安祈祷着。机场的人很少,看来大多数人都已经取消了出行计划,也有很多人受各地出行限制不能返回上海。

这个春节被新冠病毒改写了,除了人人口罩不离身之外,就是以往串门拜年的习俗成为不可能的任务了。亲朋好友们都在网络上隔空相见。2月14号情人节这天,在超市偶遇一对夫妻好友,真是喜出望外。夫妻俩说事先没商量但很默契地在这天穿了同一个颜色的外套。我用相机为他们留下了这特殊时期的影像,他们也为这个时代在口罩后留下了淡定却灿烂的笑容。

这次疫情居家时期,每天都看到微信朋友圈中各种美食晒图,各家老公老婆争当大厨。我也尝试做了很多新菜,但最后发现还是老婆做的饺子最为高效实用,历久弥新。

在这次疫情中,有一群人默默无闻,但他们似乎是特殊时期里一座座“孤岛”的联结者,他们冒着巨大的风险,日夜不停地穿梭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间,这个群体是既亲切又活泼的快递小哥们。

2月1日下午,浦东秀沿路上一位“全副武装”的妈妈带着儿子走在安静的街道上。本事春节假期结束上班的第一天,因为疫情的不稳定,全面复工、开学在彼时变得遥遥无期。

时间到了2月20日,一家商铺的卷帘门依然紧闭,门上贴着老板节前留下的“回家过年”四个大字,以及后来街道城管关于疫情的告示。

3月14日,一个春光明媚的周六下午,“禁足令”终于取消了,人们纷纷外出到空旷的公园绿地透透气。我们也约上了几个家庭,一起唱唱歌,分享各自的近况。大家欢声笑语沐浴在久违的阳光中。每一个人似乎都努力记住这阳光的温度,借以抵抗病毒的冰冷无情。

4月6日,据武汉解封还有两天。在武汉宣布解封之后,人们紧绷的神经似乎得到些许舒缓。上海市民趁着清明节假纷纷出行,在滴水湖堤坝上,一家祖孙三代人正留影纪念。

4月6日,(左)在海边的堤坝上,一位父亲因为心疼女儿,背着她走过一路泥泞。(右)在堤坝上放风筝的人。

A:对我这样一个新闻摄影记者出身的人来说,各种新闻现场是最让我感到自在的。虽然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新闻现场可以去了,但只要我走出家门,总会有引起我兴趣的事物。

A:疫情当中的所有人、物、景都是我在关注的。记得澎湃曾经刊登过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有这么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餐桌上的一罐果酱和一道霹雳闪电,或是一场浩荡的事件一样重要。日常生活中那些容易被忽略,但又透露着真实的人性关系、温暖的瞬间和细节总能让我有按下快门的冲动,更值得我用相机去记录下来。

A:喧嚣的城市,忙碌的节奏在一夜之间被按下了暂停键,人们被迫把目光焦点转向了和疫情之前截然不同的地方。听说民政局复工之后离婚处排起了长队,也听有人分享说幸福指数在家人的陪伴中不断攀升;有人在家呆不住变得烦躁不安,也有人利用整块整块的时间干了好多年来一直想做、没时间做的事。

A:一直认为会说话的是眼睛,而不是嘴,嘴只是用来发声的。口罩挡住的嘴,却挡不住眼睛。忧郁的、忧虑的、快乐的、安稳的、幸福的、伤心的情绪能从眼睛里毫无遗漏地传递出来,也能被有心的摄影师捕捉到。我想这也是摄影的一种魅力所在吧。

A: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还在法新社做摄影记者,每天不停穿梭在各种具有极大感染风险的新闻现场,心里没有疑虑过,时刻不停地在思考和按快门。我想对于一个摄影记者来说,职业素养是长期训练出来的。就好像美国里根总统遇刺时,他的贴身保镖蒂姆·麦卡锡第一时间用身体替他挡了子弹。当蒂姆康复以后,接受采访时说并不是因为什么舍生忘死的英雄气概,这只是他的本能反应。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者的所看所想所拍就是自己的本能反应。现在翻看旧照,让我动容的依然是那些展现了人们对生活热爱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