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MORE

关于我们

深圳鑫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节能机电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长期致力于低能耗的工业园及节能商业综合体的规划设计和能源管理投资服务;一直专注 ...

媒体报道

事关7亿农民,2000亿元的数字农业,到底要怎么做?

关键词:事关7亿农民,2000亿元的数字农业,到底要怎么做

日期:2020-06-01文章来源:互联网
我要分享

最近,全国人代会和政协会议期间,多位代表、委员为7亿农民代言,就乡村振兴提出了建议和提案。

总结起来,就是要用数字农业的方式,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再突破,做全产业链深度数字化变革,在耕、种、管、收、加工、物流、买卖等环节提升产业运营效率,优化资源配置,解决传统农业痛点。

1997年,数字农业的概念被提出,特指地学空间和信息技术支撑下的集约化和信息化农业技术。

换作人话,就是:要用地理信息、网络通讯、自动化等高新技术“嫁接”地理学、农学、生态学、土壤学等基础学科,生成新农业,解决传统小农经济的散乱、低效、靠天吃饭。

当然,数字农业刚起步,投入巨大,成功案例还不多,甚至有人说它是“面子工程”,可惜这群人只看到“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的不足,却不明白“技术成就万世基需要积沙镇海,农业聚拢凌云意才能意气风发”。

数据上看,我国数字经济超过30万亿元,但数字经济在农业中占比只有7.3%,而工业和服务领域的渗透率已分别是18.3%和35.9%。

所以各种高层文件才会不断提及“加快推进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数字农业建设”,把数字农业当作新型农村建设的重要工程。

只是农业上下游极度分散,供给、需求多元,中间夹杂各级代理商,规模大、痛点多,数字技术难以全链路渗透,于是,它成为一块缺乏技术改造的大产业。

这是机会所在,也是挑战所在,它就像被一圈骨头围着的肥肉,只有“同志者共谋,同智者合谋”,才能打破骨头吃到肉。

按盒马、阿里数字农业总裁侯毅的说法:这是从农业大国走向数字农业大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要像上海一样立足政策高地,积极参与其中,才能领跑数字农业。

无疑,数字农业是“变革深水区,战略无人区”,关键要有识变、应变、改变的勇气和能力,上海若没有“观念、管理”升级,就没有“技术、业务”的升级,愁眉苦脸也等不到天亮。

是的,2017年以前,互联网上半场,新模式、新业态在资本的助推下高歌猛进,相对于其他地方疯狂“跑”数据的公司,业态成熟、传统经济发达的上海,并没有那么高声量。

于是,大众点评带着账上数亿元现金被巨亏的美团并购后,“上海没有互联网”、“上海不相信互联网”等论调高涨,“傲慢与偏见”上演。

直到盒马从上海起步,迅速火爆全国,B站、拼多多在上海起步,走向上市,大家才真明白,上海其实很科技。有些事,上海也许会迟到,却不会缺席。

今年4月,上海启动“促进在线新经济”3年规划,到2022年末,它将被打造成有国际影响力、国内领先的在线新经济高地。

其中就提到:产业部门联合相关行业协会,要引导生鲜企业将供应链向生产端延伸,整合资源、降本增效。这就需要盒马这类企业在数字农业上攻城拔寨。

如此,把更多科技要素“滴灌”进农业,像《智能时代》里说的:新技术+原有产业=新产业,上海有这样的新经济标杆,就能站住数字农业的高地。

比如上海首个“盒马村”,设在市郊崇明岛的华西村,这里海洋季风气候、土地矿物质丰富,种植翠冠梨已有12年。

2020年初,崇明区建立160亩翠冠梨种植基地,由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阿里云技术专家、上海农科院的博士团等,共建数字化体系,打造数字农业标杆。

从此,无人机施药、机器人值守果园、水肥一体化灌溉设施、数据传感器……几十种高科技设备应用其中。标准化种植下,一簇花只结一个果,保障它充分吸收养分,果与果之间的距离在20厘米左右,平均一个果周围有20至25片叶子,确保充分光合作用。

此外,在当地农业农村委的帮助下,果园还建立了溯源系统、农事管理系统、物联网云平台。

预计两个月后梨子成熟,亩产2000斤,产值将超过1.5万元(2000美元),同时,这些标准化的“高端果”将通过冷链直供各大盒马线下门店和线上旗舰店。

以崇明为圆心,此类数字农业新模式将辐射上海及周边农村,改变农业的粗放式生产。而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上海,在稳定了菜篮子的同时,也将成为数字农业的排头兵。

一切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保收增产越来越靠谱,那些只“靠天吃饭”的丧,都在被科技治愈。

科技永远是向上的,但只有“下沉”到最接地气的犄角旮旯,才能找到最合适的升级点,没有精细的顶层设计,就没法玩转数字经济。

当年侯毅和阿里巴巴CEO张勇,两个上海人仔细规划新零售布局,在上海浦东的金桥社区开始改造线下商超的实验,在进销存上抠细节,补短板,花了两年把盒马模式跑通。之后2017-2018年,盒马才飞速在全国扩张,开店数十家。

而随着业务规模迅速扩大,它与上海光明等大型农业基地的合作增多,发现、感知、总结新农业标准,打通“优质农产品进城、优质农资进田”就顺理成章。

再加上阿里大农业部门多年积累的经验,由盒马带动数字农业,订单倒逼生产端,自然是不破不立,大破大立。

例如湖北秭归,1962年,“柑橘之父”章文才就发现适合种植柑橘类水果,便为当地引进12个脐橙品种,开启大范围种植。

直到阿里参与进来,改造橙园,令橙树向阳,植株间距精确到厘米,洒药无人机,精确到厘米级操作。农业基地内设智能气象站,靠传感器、AI芯片收集数据,随时监测日照、气温、湿度。

同时,水肥一体化滴灌系统确保全年每株橙树获得的肥料精确到100克;大数据甚至帮果农确定,每颗果子附近不要超过50到55片叶子,进而确保果实糖度平均12°以上,酸度平均在0.9%以下……收获后,生产线自动检测果实甜度、大小,实现分级包装、入仓。

与之对应,针对流动资金困难的果农,蚂蚁金服提供对应的融资方案,菜鸟则负责将鲜果迅速运出水田坝乡,直达千家万户餐桌。

参与其中的橙农年收入翻番,自愿加入合作社的橙农越来越多,数字化种植总面积延伸到2000多亩,相关种植户每亩至少增收800元。

套用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的话说:消费数字时代是物理的“满足需求”,产业数字时代是化学的“供给侧变革”。

这些经验都被盒马运用于上海周边的数字农场改造,经过再总结再升级,再从上海出发,输出全国农产区。

自此,上海不仅有商业大拿百家争鸣,也有数字农业头牌独树一帜。数字经济下,上海补上农业的空白,用智造赢得市场,用创新赢得利益,谁还敢说它没有超(科技)能力,只有钞(金融)能力?

过去,“种什么?种多少?咋种好?卖给谁?怎么运?”农民的灵魂五问,终会烟消云散,欠收亏钱,丰产不丰收,也将加速成为历史。

中国农业的基因,正从一枝一叶、一村一地上发生变化,传统农业向数字农业的跨越下,田地,充满更多想象力,科技红利就植根在这些土壤中。

是的,昨天是历史,如今是开始,有底气定义未来,明天什么都好使。时间不欺人,咱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