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MORE

关于我们

深圳鑫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节能机电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长期致力于低能耗的工业园及节能商业综合体的规划设计和能源管理投资服务;一直专注 ...

媒体报道

一季度亏1.8亿元!万达体育2020年需谨防MPS式覆辙

关键词:一季度亏1.8亿元!万达体育2020年需谨防MPS式覆辙

日期:2020-06-16文章来源:互联网
我要分享

6月9日,美股上市公司万达体育(WSG.US)公布了未经审核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万达体育第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26%,亏损达到2370万欧元(折合1.8969亿元人民币),尽管这一财报再三强调了疫情全球肆虐的客观因素,但万达体育在2020年的这一开门黑的成绩仍然让外界格外瞩目,毕竟2020年可是前首富在公开场合给万达体育制定10个“小目标”的关键年份,现在不仅无法兑现,甚至亏损趋势日益显著,不能不令人感慨万千。

客观而言,万达体育第一季度虽然继续亏损,但财报也有一定的亮点,比如营收和负债额度。当然,通过万达体育这一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翔实财报数字,或许可以管窥蠡测一下疫情究竟给万达体育造成了哪些纸面之下的运营困难和长远隐患。

财报显示,万达体育第一季度营收1.637亿欧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26%,但客观而言,这已经高于彭博社之前的专业预判。此前,彭博预测万达体育第一季度的营收最高只能达到1.08亿欧元。而万达体育的财报显示,观赏性赛事是第一季度营收的支柱,万达体育营收超出预期则得益于,今年第一季度,当欧洲尚未完全被疫情所包围时,瑞士盈方在欧洲组织了大量的观赏性比赛。

万达体育第一季度毛利润为5780万欧元,净利润则为-2365.7万欧元。在这其中,万达体育的大众参与部门营收仅为100万欧元,同比狂跌78%,显然,大众参与类体育是疫情重灾区;观赏性运动部门营收为1.398亿欧元,同比也下降28%;数字、制作、体育解决方案部门营收为2290万欧元,同比增长6%。这也显示出疫情期间体育公司纷纷强化线上运营的趋势。万达体育CEO杨恒明也专门针对这一趋势表示,公司未来将进一步推动数字、制作、体育解决方案的差异化。

比较出人意料的是,万达体育在营收同比下降26%之多的情况,公司多项支出却都在走高。其中最令人好奇的就是,在全球体育公司纷纷降薪的大背景下,万达体育第一季度人员支出不降反增,达到2910万欧元,而万达体育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人员支出则为2640万欧元。财报给出的解释是,这是因为业务扩展导致员工人数增加,但坊间的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万达体育的人员开支增加或许与部分业务口出现裁员、岗位优化有关。同时,一季度的销售、办公和行政支出增至940万欧元,折旧和摊销支出也增至580万欧元。

除了这些常规性的支出明显增高外,万达体育剩余的大头支出就是利息支出。截至2020年3月31日,万达体育计息负债总额为9.305亿欧元,剔除因已终止经营而产生的计息负债,计息负债为6.815亿欧元。不包括终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公司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978亿欧元。

显然,用买买买模式堆砌起来的万达体育迄今为止最大的问题仍然是负债额度惊人,进而导致资金链紧张,今年忍痛卖掉铁人三项也正是为了削减债务。万达体育债务压力巨大,这导致相应的财务成本暴涨,利息成本也越来越高企,直白而言就是借钱越来越难,借钱成本越来越高。

不过,也需要指出的是,万达体育的负债额度正呈现逐步下降趋势。此前2019年财报显示,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万达体育总负债15.68亿欧元,如今负债总额已经降至9.305亿欧元。负债额度的下降非常明显。

万达体育还专门强调,由于铁人三项在第一季度还处于持有状态,所以铁人三项的债务也被计入,如果以剔除铁人三项这一部分的负债,则总负债额可进一步下降至6.815亿欧元。而卖出铁人三项后,万达体育则主要将收入用于偿还今年三月份万达体育从瑞士信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处获得的2.4亿美元贷款,而这笔2.4亿美元的贷款则是为了偿还另一笔当时即将到期的贷款。所以,整体而言,巨额的债务仍将是万达体育今后几年需要面对的最大难题。

对于体育这类轻资产公司而言,如果债务长期居高不下,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举新债还久债。一旦大环境有变,最终恐怕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甩卖优质资产还债。卖掉铁人三项已经昭示了这种趋势,下一步,如果不能尽快缓解债务压力,瑞士盈方恐怕也会危矣。

犹记得,前首富曾在2016年财新论坛上为万达体育设置了一个2020年计划:“到2020年,万达体育要力争净利润做到十位数(10亿)甚至几个十位数。”通过万达体育2019年财报显示的净亏损2.74亿欧元的数据来看,即便2020年没有疫情困扰,前首富的这一雄心壮志也大概率要付之流水。而如今第一季度就亏损2370万欧元,2020年反倒可能会净亏损十位数的人民币。

当然,前首富的十位数豪言只能说是此一时彼一时,权当一句戏言,切不可细究.但2020年对于万达体育还隐藏着另一个真正的挑战,那就是如何确保瑞士盈方维持现状。如你所知,万达体育的核心资产可分为三大公司,分别是瑞士盈方、铁人三项、万达体育中国。如今,铁人三项以7.3亿美元售出,万达体育中国尚且处于起步阶段,真正在挑起万达体育营收重担的还是2015年以10.5亿欧元成功并购68.2%股权的瑞士盈方。

鉴于体育是轻资产公司,真正拥有价值的是那些拥有体育行业人脉的高管团队,所以万达当时说服以菲利普-布拉特(此君为前国际足联主席老布拉特之侄)为首的盈方高管团队继续留任,并且菲利普-布拉特等管理层还自掏腰包拿初3000万欧元入股,并签下“五年不得离任”的协议。如今五年期满,盈方自身的业绩也有点摇摇欲坠,后继乏力。虽不如MPS那般断崖式的下滑,但整体趋势却在走低。

更重要的是,盈方手中所持有的大量商务代理合同和版权合同在2021年和2022年将陆续到期,而2020年则是要展开续约谈判的关键年份。在这其中,最具商业价值的就是2022年到期的足球世界杯版权。但随着老布拉特被禁足,盈方与国际足联续约的前景并不明朗。

假设无法顺利续约,那么暴风和光大联手砸50亿元人民币收购MPS却很快爆雷的覆辙很可能重演。即便是对方想要与盈方续约,但新一周期的续约大概率需要支付更高的价码。而在资金链紧张、借贷成本日益高企的情况下,万达体育如何融资也必将成为新的难题。在这种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现实难题下,菲利普-布拉特为首的盈方高管团队将做出何等抉择,着实值得瞩目。

除了潜在的人事变动外,万达体育的另一大隐患则是无形资产的估值过高。体育公司最被诟病的一点就是缺乏实打实大的有形资产,进而总是推高无形资产的估值。万达体育在上市时曾将自身的商誉价值设置为8亿欧元之高,这在当时是除了负债率高之外的另一大被诟病之处。一个上市公司的最核心资产居然是无形的商誉,这无疑让外界对其前景充满忧虑。

由于2019年亏损严重,所以万达体育在2019年财报中将部分亏损“甩锅”给商誉减值,2019年财报宣布商誉一举减值2.54亿欧元。资产缩水直接让商誉背锅,这种统计策略让很多投资人相当无语。而在2020年,如果亏损继续的话,再加之铁人三项已被出售无从背锅,可以预见到的是,届时肯定要进一步宣布商誉减值,而且商誉减值幅度可能要超过2019年度。所以,必须指出的是,2020年,万达体育的商誉大幅缩水很可能是其另一大隐患。

总体而言,万达体育第一季度的财报中规中矩,但其中蕴含的趋势和耐人寻味的财务细节却令人深思。当年靠买买买模式堆砌而来的万达体育,如今则身陷债务泥淖,整体市值不温不火,融资难度日益增大,唯一的可持续发展策略或许就是逐步卖掉海外优质资产,最终回归本土,做大万达体育中国。但万达体育做好断臂求生、回归国内过苦日子的决心了吗?